经验分享

犬肠梗阻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07日

犬肠梗阻  

病史介绍

        一只2岁的雄性德国牧羊犬,因为病程4天的呕吐入院检查。该犬在这段时间内呕吐了超过6次。2天前,该犬被另一个兽医检查,该兽医开具了清淡饮食的处方。呕吐物一开始是由食物组成,然后变成水状物,胆汁颜色的流体,有恶臭气味。该病犬有轻度腹泻,没有黑便或便血的证据。该犬在3周以前进行过空肠切除术并缝合,当时是患异物摄入引起的肠梗阻。该病犬对有些粮食和禽肉有食物过敏史。

        腹腔触诊和直肠检查时并未发现异常。该病犬有轻度眶骨和耳部脱毛,可能是由于食物过敏引起。该犬的整体身体状况较好。CBC检查显示血细胞比容略高。血清生化分析显示脱水和代谢性碱中毒(血尿素氮浓度,53mg/dL[参考范围9至30mg/dL]);肌酐浓度,1.5mg/dL[参考范围,0.7至1.3mg/dL];白蛋白浓度,4.2g/dL[参考范围,2.8至3.7g/dL];纳浓度,134mEq/L[参考范围,143至152mEq/L];钾浓度3.1 mEq/L,[参考范围,3.4至4.5 mEq/L];氯浓度,84 mEq/L[参考范围,110至119 mEq/L];二氧化碳浓度,26 mEq/L[参考范围,18至25 mEq/L];阴离子间隙,27.1 mEq/L[参考范围,12.3至18.5 mEq/L];犬胰腺脂肪分解酵素结果和淀粉酶活性测试均在参考范围内。腹腔X光片如图1。

        图1:侧向图(A和B)和腹背向图(C和D)一只2岁雄性德国牧羊犬的腹腔,有4天的呕吐病史。

 

诊断影像分析与解释

        胃因为气体和液体有轻度膨胀(图2)。在左侧侧向图看得最明显,十二指肠升部和降部,也因为气体和液体严重膨胀。小肠最大处半径约为第五腰椎椎体最小处的2.5倍。小肠内的气体集中于内腔。其余的小肠看似充满液体,半径正常。X光并未显示有异物。

        图2:同图1。十二指肠升部和降部因液体和气体扩张(虚线和白色箭头)。十二指肠降部的直径约为腰椎第五椎骨高度的两倍。

 

        严重段性肠梗阻的鉴别诊断是机械性梗阻;但是,由X光片可见,没有异物。腹腔超声波证实了胃和十二指肠的膨胀,但是也未查见有异物阻断。没有其它超声波异常,所以,进行剖腹探查。

讨论

        当动物患有呕吐时,经常用X光来检查,为手术做准备,如可能存在的机械性梗阻。诊断机械性梗阻的第一步,就是用X光来检查异常膨胀的小肠。当小肠内径半径大于第五腰椎椎体高度的1.5倍时,可判断小肠为膨胀1。机械性肠梗阻经常需要与功能性肠梗阻区别,区别在于梗阻的模式。机械性肠梗阻时,小肠的梗阻近端典型性扩张,梗阻远端部分的小肠半径正常。患有功能性梗阻的病畜,通常患有广义的扩张。机械性梗阻的鉴别方法包括小肠异物、肠套叠、肠肿瘤、肠狭窄、疝气、肠扭转、肠粘着物。

        在X光不能确定诊断时,超声波检查是个很好的方法2。对于本病例中的该犬,腹腔X光检查和超声波检查,证实了肠梗阻;但是,引起肠梗阻的原因并未发现。所以需要用剖腹手术探查,发现重度的腹部粘连,包括十二指肠远端部分和空肠的近端部分的肠袢周围有一股纤维组织紧紧围绕,引起了肠梗阻。切除了该纤维组织。因为该犬的胃有气体和液体充盈,进行了预防性切口胃固定术。该犬在术后恢复出院。

        在本病例中的犬,体格检查时触诊未发现有异物。腹部X光检查帮助证实了小肠梗阻。腹腔X光的正常发现并没有排除机械性肠梗阻,特别是在小肠的近端有损伤。小肠近端出现梗阻的病畜,气体和液体可能逆流进胃,造成胃部的积水积气,可能造成呕吐。当X光对诊断异物并不肯定时,可进行消化道造影。但是这些方法很费时间。如果怀疑是肠穿孔,可以在消化道近端进行钡餐造影。

        在兽医病畜,在检查消化道问题时,超声波检查可以替代X光检查。在检查消化道梗阻时,超声波检查比平面的X光检查更加精确,更能给梗阻分级3-5。本病例中的该犬,由超声波判定的梗阻水平和部位与X光检查相似,但并未发现梗阻的原因和其他异常。

        在一些主要的腹腔手术过后,腹腔内粘连是不可避免的。粘连相关的并发症,比如肠梗阻,在人类医学中的剖腹手术中报道的几率为10%6。犬和猫的纤维蛋白溶解系统较为活跃,能够预防在剖腹手术后的粘连造成临床影响。在手术期间,为了防止粘连产生,会进行一些列措施,包括非创伤性组织处理,尽量减少腹腔内容物溢出,湿润组织。如果术后粘连确实引起的肠梗阻,治疗方法包括手术切除粘连,也可进行肠切除和吻合术。

        该犬在术后的2天便出院,术后9个月与主人联系,并未发现腹腔问题。虽然在小动物,术后腹腔肠道粘连非常罕见,但对于诊断影像显示肠梗阻的犬来说,腹腔粘连应该被列入鉴别诊断之中。        

          1. Graham JP,Lord PF, Harrison JM. Quantitative estimation of intestinal dilation as apredict or of obstruction in the dog. J Small Anim Pract 1998;39:521–524.      

          2. Tyrrell D,Beck C. Survey of the use of radiography vs. ultrasonography in theinvestigation  of gastrointestinal foreign bodies in small animals. VetRadiol Ultrasound 2006;47:404–408. 
          3. Ko YT, LimJH, Lee DH, et al. Small bowel obstruction. Sonographic evaluation. Radiology  1993;188:649–653. 

          4. Ogata M,Mateer JR, Condren RE. Prospective evaluation of abdominal sonography for the diagnosis of small bowel obstruction. Ann Surg 1996;223:237–241.          

          5. Czechowski J.Conventional radiography and ultrasonography in the diagnosis of small bo welobstruction and strangulation. Acta Radiol 1996;37:186–189.      

          6. Schippers E,Tittel A, Ottinger A, et al. Laparoscopy versus laparotomy: comparison ofadh esion formation after bowel resection in a canine model. Dig Surg 1998;15:145–147.